【辨太陽病脈証并治中】

(三一) 太陽病,項背強幾幾,無汗,悪風,葛根湯主之。

(三二) 太陽與陽明合病者,必自下利,葛根湯主之。

(三三) 太陽與陽明合病,不下利,但嘔者,葛根加半夏湯主之。

(三四) 太陽病,桂枝証,醫反下之,利遂不止。脈促者,表未解也。喘而汗出者,葛根黃芩黃連湯主之。

(三五) 太陽病,頭痛,發熱,身疼,腰痛,骨節疼痛,悪風,無汗而喘者,麻黃湯主之。

(三六) 太陽與陽明合病,喘而胸満者,不可下,宜麻黃湯。

(三七) 太陽病,十日以去,脈浮細而嗜臥者,外已解也,設胸満脅痛者,與小柴胡湯;脈但浮者,與麻黃湯。

(三八) 太陽中風,脈浮緊,發熱,悪寒,身疼痛,不汗出而煩躁者,大青竜湯主之。若脈微弱,汗出悪風者,不可服之,服之則厥逆,筋惕肉瞤,此為逆也。

(三九) 傷寒脈浮緩,身不疼,但重,乍有軽時,無少陰証者,大青竜湯發之。

(四〇) 傷寒表不解,心下有水気,乾嘔,發熱而咳,或渇,或利,或噎,或小便不利,少腹満,或喘者,小青竜湯主之。

(四一) 傷寒,心下有水気,咳而微喘,發熱不渇;服湯已,渇者,此寒去欲解也;小青竜湯主之。

(四二) 太陽病,外証未解,脈浮弱者,當以汗解,宜桂枝湯。

(四三) 太陽病,下之微喘者,表未解故也,桂枝加厚樸杏子湯主之。

(四四) 太陽病,外証未解,不可下也,下之為逆。欲解外者,宜桂枝湯。

(四五) 太陽病,先發汗不解,而復下之,脈浮者不愈,浮為在外,而反下之,故令不愈。今脈浮,故在外,當須解外則愈,宜桂枝湯。

(四六) 太陽病,脈浮緊,無汗,發熱,身疼痛,八九日不解,表証仍在,此當發其汗。服薬已微除,其人發煩目瞑,劇者必衄,衄乃解。所以然者,陽気重故也。麻黃湯主之。

(四七) 太陽病,脈浮緊,發熱,身無汗,自衄者愈。

(四八) 二陽併病,太陽初得病時,發其汗,汗先出不徹,因転屬陽明,続自微汗出,不悪寒。若太陽病証不罷者,不可下,下之為逆,如此可小發汗。設面色縁縁正赤者,陽気怫鬱在表,當解之、熏之。若發汗不徹,不足言,陽気怫鬱不得越,當汗不汗,其人躁煩,不知痛処,乍在腹中,乍在四肢,按之不可得,其人短気但坐,以汗出不徹故也,更發汗則愈。何以知汗出不徹?以脈渋故知也。

(四九) 脈浮數者,法當汗出而愈。若下之,身重心悸者,不可發汗,當自汗出乃解。所以然者,尺中脈微,此裏虛。須表裏実,津液自和,便自汗出愈。

(五〇) 脈浮緊者,法當身疼痛,宜以汗解之。仮令尺中遅者,不可發汗,何以知然?以栄気不足,血少故也。

(五一) 脈浮者,病在表,可發汗,宜麻黃湯。

(五二) 脈浮而數者,可發汗,宜麻黃湯。

(五三) 病常自汗出者,此為栄気和,栄気和者,外不諧,以衛気不共栄気諧和故爾。以栄行脈中,衛行脈外,復發其汗,栄衛和則愈,宜桂枝湯。

(五四) 病人蔵無他病,時發熱、自汗出而不愈者,此衛気不和也。先其時發汗則愈,宜桂枝湯。

(五五) 傷寒脈浮緊,不發汗,因致衄者,麻黃湯主之。

(五六) 傷寒不大便六七日,頭痛有熱者,與承気湯。其小便清者,知不在裏,仍在表也,當須發汗。若頭痛者,必衄,宜桂枝湯。

(五七) 傷寒發汗已解,半日許復煩,脈浮數者,可更發汗,宜桂枝湯。

(五八) 凡病,若發汗,若吐,若下,若亡血,亡津液,陰陽自和者,必自愈。

(五九) 大下之後,復發汗,小便不利者,亡津液故也。勿治之,得少便利,必自愈。

(六〇) 下之後,復發汗,必振寒,脈微細。所以然者,以內外倶虛故也。

(六一) 下之後,復發汗,晝日煩躁不得眠,夜而安靜,不嘔、不渇、無表証,脈沈微,身無大熱者,乾姜附子湯主之。

(六二) 發汗後,身疼痛,脈沈遅者,桂枝加芍薬生姜各一両,人參三両新加湯主之。

(六三) 發汗後,不可更行桂枝湯,汗出而喘,無大熱者,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。

(六四) 發汗過多,其人叉手自冒心,心下悸,欲得按者,桂枝甘草湯主之。

(六五) 發汗後,其人臍下悸者,欲作奔豚,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主之。

(六六) 發汗後,腹脹満者,厚樸生姜半夏甘草人參湯主之。

(六七) 傷寒,若吐若下後,心下逆満,気上衝胸,起則頭眩,脈沈緊,發汗則動経,身為振振揺者,茯苓桂枝白朮甘草湯主之。

(六八) 發汗,病不解,反悪寒者,虛故也。芍薬甘草附子湯主之。

(六九) 發汗,若下之,病仍不解,煩躁者,茯苓四逆湯主之。

(七〇) 發汗後,悪寒者,虛故也。不悪寒,但熱者,実也。當和胃気,與調胃承気湯。

(七一) 太陽病,發汗後,大汗出,胃中乾,煩躁不得眠,欲得飲水者,少少與飲之,令胃気和則愈。若脈浮,小便不利,微熱消渇者,五苓散主之。

(七二) 發汗已,脈浮數,煩渇者,五苓散主之。

(七三) 傷寒,汗出而渇者,五苓散主之;不渇者,茯苓甘草湯主之。

(七四) 中風發熱,六七日不解而煩,有表裏証,渇欲飲水,水入則吐者,名曰水逆,五苓散主之。

(七五) 未持脈時,病人手叉自冒心。師因教試令咳而不咳者,此必両耳聾無聞也。所以然者,以重發汗,虛故如此。發汗後,飲水多必喘,以水灌之亦喘。

(七六) 發汗後,水薬不得入口為逆。若更發汗,必吐下不止。發汗吐下後,虛煩不得眠,若劇者,必反復顛倒,心中懊憹,梔子豉湯主之。若少気者,梔子甘草豉湯主之;若嘔者,梔子生姜豉湯主之。

(七七) 發汗,若下之,而煩熱,胸中窒者,梔子豉湯主之。

(七八) 傷寒五六日,大下之後,身熱不去,心中結痛者,未欲解也。梔子豉湯主之。

(七九) 傷寒下後,心煩,腹満,臥起不安者,梔子厚樸湯主之。

(八〇) 傷寒,醫以丸薬大下之,身熱不去,微煩者,梔子乾姜湯主之。

(八一) 凡用梔子湯,病人舊微溏者,不可與服之。

(八二) 太陽病,發汗,汗出不解,其人仍發熱,心下悸,頭眩,身瞤動,振振欲擗地者,真武湯主之。

(八三) 咽喉乾燥者,不可發汗。

(八四) 淋家,不可發汗,發汗必便血。

(八五) 瘡家,雖身疼痛,不可發汗,汗出則痙。

(八六) 衄家,不可發汗,汗出必額上陥,脈急緊,直視不能眴,不得眠。

(八七) 亡血家,不可發汗,發汗則寒慄而振。

(八八) 汗家,重發汗,必恍惚心亂,小便已陰疼,與禹余糧丸。

(八九) 病人有寒,復發汗,胃中冷,必吐蛕。

(九〇) 本發汗,而復下之,此為逆也。若先發汗,治不為逆。本先下之,而反汗之,為逆。若先下之,治不為逆。

(九一) 傷寒,醫下之,続得下利清穀不止,身疼痛者,急當救裏;後身疼痛,清便自調者,急當救表。救裏宜四逆湯,救表宜桂枝湯。

(九二) 病發熱,頭痛,脈反沈,若不瘥,身體疼痛,當救其裏,宜四逆湯。

(九三) 太陽病,先下之而不愈,因復發汗,以此表裏倶虛,其人因致冒。冒家汗出自愈。所以然者,汗出表和故也。裏未和,然後復下之。

(九四) 太陽病未解,脈陰陽倶停,必先振慄汗出而解。但陽脈微者,先汗出而解;但陰脈微者,下之而解。若欲下之,宜調胃承気湯。

(九五) 太陽病,發熱、汗出者,此為栄弱衛強,故使汗出。欲救邪風者,宜桂枝湯。

(九六) 傷寒五六日,中風,往來寒熱,胸脇苦満,嘿嘿不欲飲食,心煩喜嘔,或胸中煩而不嘔,或渇,或腹中痛,或脇下痞鞕,或心下悸、小便不利,或不渇、身有微熱,或咳者,小柴胡湯主之。

(九七) 血弱気盡,腠理開,邪気因入,與正気相搏,結於脅下,正邪分爭,往來寒熱,休作有時,嘿嘿不欲飲食,蔵府相連,其痛必下,邪高痛下,故使嘔也,小柴胡湯主之。服柴胡湯已,渇者屬陽明,以法治之。

(九八) 得病六七日,脈遅浮弱,悪風寒,手足溫,醫二三下之,不能食而脅下満痛,面目及身黃,頚項強,小便難者,與柴胡湯,後必下重。本渇飲水而嘔者,柴胡湯不中與也,食穀者噦。

(九九) 傷寒四五日,身熱,悪風,頚項強,脅下満,手足溫而渇者,小柴胡湯主之。

(一〇〇) 傷寒,陽脈渋,陰脈弦,法當腹中急痛,先與小建中湯;不瘥者,小柴胡湯主之。

(一〇一) 傷寒中風,有柴胡証,但見一証便是,不必悉具。凡柴胡湯病証而下之,若柴胡証不罷者,復與柴胡湯,必蒸蒸而振,卻復發熱汗出而解。

(一〇二) 傷寒二三日,心中悸而煩者,小建中湯主之。

(一〇三) 太陽病,過経十余日,反二三下之,後四五日,柴胡証仍在者,先與小柴胡湯;嘔不止,心下急,鬱鬱微煩者,為未解也,與大柴胡湯下之則愈。

(一〇四) 傷寒十三日不解,胸脅満而嘔,日晡所發潮熱,已而微利。此本柴胡証,下之以不得利,今反利者,知醫以丸薬下之,此非其治也。潮熱者,実也。先宜服小柴胡湯以解外,後以柴胡加芒硝湯主之。

(一〇五) 傷寒十三日,過経,譫語者,以有熱也,當以湯下之。若小便利者,大便當鞕,而反下利,脈調和者,知醫以丸薬下之,非其治也。若自下利者,脈當微厥,今反和者,此為內実也,調胃承気湯主之。

(一〇六) 太陽病不解,熱結膀胱,其人如狂,血自下,下者愈。其外不解者,尚未可攻,當先解其外。外解已,但少腹急結者,乃可攻之,宜桃核承気湯。

(一〇七) 傷寒八九日,下之,胸満煩驚,小便不利,譫語,一身盡重,不可転側者,柴胡加竜骨牡蠣湯主之。

(一〇八) 傷寒,腹満,譫語,寸口脈浮而緊,此肝乗脾也,名曰縦。刺期門。

(一〇九) 傷寒發熱,濇濇悪寒,大渇欲飲水,其腹必満,自汗出,小便利,其病欲解,此肝乗肺也,名曰橫。刺期門。

(一一〇) 太陽病二日,反躁,凡熨其背而大汗出,大熱入胃,胃中水竭,躁煩,必發譫語,十余日,振慄,自下利者,此為欲解也。故其汗従腰以下不得汗,欲小便不得,反嘔,欲失溲,足下悪風,大便鞕,小便當數,而反不數及不多,大便已,頭卓然而痛,其人足心必熱,谷気下流故也。

(一一一) 太陽病中風,以火劫發汗。邪風被火熱,血気流溢,失其常度。両陽相熏灼,其身發黃。陽盛則欲衄,陰虛小便難。陰陽倶虛竭,身體則枯燥,但頭汗出,剤頚而還,腹満,微喘,口乾咽爛,或不大便。久則譫語,甚者至噦,手足躁擾,捻衣摸床,小便利者,其人可治。

(一一二) 傷寒,脈浮,醫以火迫劫之,亡陽,必驚狂,臥起不安者,桂枝去芍薬加蜀漆牡蠣竜骨救逆湯主之。

(一一三) 形作傷寒,其脈不弦緊而弱,弱者必渇,被火必譫語,弱者發熱,脈浮,解之當汗出愈。

(一一四) 太陽病,以火熏之,不得汗,其人必躁。到経不解,必清血,名為火邪。

(一一五) 脈浮,熱甚,而反灸之,此為実。実以虛治,因火而動,必咽燥,吐血。

(一一六) 微數之脈,慎不可灸,因火為邪,則為煩逆,追虛逐実,血散脈中,火気雖微,內攻有力,焦骨傷筋,血難復也。脈浮,宜以汗解。用火灸之,邪無従出,因火而盛,病従腰以下必重而痹,名火逆也。欲自解者,必當先煩,煩乃有汗而解。何以知之?脈浮,故知汗出解。

(一一七) 焼針令其汗,針処被寒,核起而赤者,必發奔豚,気従少腹上衝心者,灸其核上各一壯,與桂枝加桂湯,更加桂枝二両也。

(一一八) 火逆下之,因焼針,煩躁者,桂枝甘草竜骨牡蠣湯主之。

(一一九) 太陽傷寒者,加溫針必驚也。

(一二〇) 太陽病,當悪寒、發熱,今自汗出,反不悪寒、發熱,関上脈細數者,以醫吐之過也。一二日吐之者,腹中飢,口不能食;三四日吐之者,不喜糜粥,欲食冷食,朝食暮吐,以醫吐之所致也,此為小逆。

(一二一) 太陽病吐之,但太陽病當悪寒,今反不悪寒,不欲近衣,此為吐之內煩也。

(一二二) 病人脈數,數為熱,當消穀引食,而反吐者,此以發汗,令陽気微,膈気虛,脈乃數也。數為客熱,不能消穀,以胃中虛冷,故吐也。

(一二三) 太陽病,過経十余日,心下溫溫欲吐而胸中痛,大便反溏,腹微満,鬱鬱微煩,先此時自極吐下者,與調胃承気湯。若不爾者,不可與。但欲嘔,胸中痛,微溏者,此非柴胡湯証,以嘔故知極吐下也。

(一二四) 太陽病,六七日表証仍在,脈微而沈,反不結胸,其人發狂者,以熱在下焦,少腹當鞕満,小便自利者,下血乃愈。所以然者,以太陽隨経,瘀熱在裏故也。抵當湯主之。

(一二五) 太陽病身黃,脈沈結,少腹鞕,小便不利者,為無血也。小便自利,其人如狂者,血証諦也。抵當湯主之。

(一二六) 傷寒有熱,少腹満,応小便不利,今反利者,為有血也,當下之,不可余薬,宜抵當丸。

(一二七) 太陽病,小便利者,以飲水多,必心下悸;小便少者,必苦里急也。

2018年07月17日
惊奇马戏团APP